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>娱乐

迪士尼的“复制+粘贴”套路 圈了票房,失了人心

时间:2019-07-16   来源:文汇报   作者:  


真狮版《狮子王》预告片发布时,迪士尼粉丝嗨成一片,正片公映后,口碑两极分化,贬多于褒。前后的落差耐人寻味。影片导演在拍摄期说:“我们既要满足观众的期望,也要让他们吃惊。”真狮版确实惊到了观众,用视觉特效完成的画面创造了以假乱真的奇观。但这份震惊随着影片展开而逐级递减,以至于难以匹配许多观众的期望值。25年后的这部《狮子王》,成了迪士尼战略和战术双重失策的尴尬结果——时过?#22478;ǎ?#21160;画片《狮子王》得享盛名的“天时地利”条件不复存在,“动画”和“真实”之间,也不存在“翻拍”的捷径。

狮子版“王子复仇记”连莎本的降维版都谈不上

自《白雪公主?#20998;?#21518;,迪士尼手握“公主”这张王牌,到1990年代初,创造出包括睡美人、爱丽丝(漫游奇境)、灰姑娘、小美人鱼、茉莉(《阿拉丁》)在内的“公主战队”,其?#26657;?#29579;牌中的王牌是《美女与野兽》,在1992年入围奥斯卡最佳影片。

在公主们独当一面的大环境里,迪士尼重拾起另一条家门传统——动物角色和成长主题,成功的前例有 《小鹿斑比》《小?#19978;蟆?#21644;《丛林故事》。讨论《狮子王》的成功,不能离开这个语境,辛巴和它之前之后的公主们拉开了审美差距,在公主得救的套路环绕?#26657;?#39640;度拟人的小狮子以“少年成长”的历险带给观众差异化的观影体验,这份?#24052;?#22260;?#23567;?#26159;《狮子王》成为一个时代经典的前提。

同时,《狮子王》的成功和它的争议性是分不开的。迪士尼官方标榜《狮子王》的灵感来自《哈姆雷特》,文学系的老师都笑了,这个狮子版“王子复仇记”根本谈不上是莎本的降维版,它连原作的皮毛都没摸?#20581;?#36763;巴的精神源头是小象丹波和小鹿斑比,弱小的(雄性)个体在冒险中认识自我、战胜自我,这和《哈姆雷特》南辕北辙。

《狮子王》在视听美学层面的成功,又捆绑着一段黑历史。1994年,在互联网尚?#20063;?#21457;达且动漫资源分享有限的环境里,?#20247;?#27835;虫的代表作《森林大帝?#39134;?#20026;人知,因为当时距离这部动画剧集的首播已经过了近30年。但是纸包不住火,“版权斗士迪士尼也有抄袭嫌疑”,这层遮羞布终于被硬核动漫粉揭开:《狮子王》不仅挪用了《森林大帝》的一部分情?#20898;?#26356;是有样学样地借鉴了?#20247;?#27835;虫原作的角色造型、构图和?#24535;怠?#39118;口浪尖的迪士尼,遮遮掩掩地承认己?#20581;?#33268;敬了?#20247;?#22823;师”,同时欲盖?#32456;?#22320;买断了《森林大帝》的改编版权。

从动画到真人,不存在“逐个镜头翻拍”这条捷径

真狮版《狮子王》的开场震撼,掌握着大?#26102;?#30340;迪士尼用最高规格的视效?#38469;?#20877;现了非?#23604;?#26641;草原,场面宏阔,细节生动。“荣耀国的百兽庆贺辛巴诞生”,同样的场面,实景的力度是动画远远不能抗衡的。电影这?#27835;?#20013;生有的游戏,虽然处理虚构的时间和情?#20898;?#20294;它的力量永远在于创造或再造一个有坚实物理?#23454;?#30340;、实在的世界。

但是,动物角色一说人话,《狮子王》就破功了。影像虚构的实在感和动物开口,这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,视听规格越是升级动画的视觉世界,结果越尴尬:这是用真材实料玩过家家。动画片的合理性在于用低幼的、不现实的画风维持过家家的幻术,从动画到实景,真狮版既破坏了动画的合理属性,又和真人电影的美学方向背道而驰。

真狮版的创作团?#29992;?#23545;《狮子王》是很谦卑的,有适度的扩容,但基本是亦?#25581;?#36235;地按?#24535;?#32763;拍了动画。这是最糟糕的地?#20581;?#21160;物的特效逼真,场景复?#35752;?#23454;,?#23548;市?#26524;一言难尽。真狮版的导演也是真人版《丛林故事》的导演,《丛林故事》和《狮子王》?#38469;?#39640;度拟人的动画,但前者的主角是人类小男孩,真人电影的视角在男孩和全知视角之间切换,古典?#32654;?#22366;的剪辑原理没有被破坏。真狮版?#38469;?#26356;上层楼,论动物世界的逼真?#26657;?#36229;?#20581;?#19995;林故事》,但“栩栩如生”的动物和拟人化动画动物的眼神是不同的,影片赖以支撑的那套视角切换和视线对接的剪辑原则就不管用了,这也就是很多观众觉得“动画版表情丰富且顺眼”的原因。

动画和真人电影的媒介属性有别,把动画经典真人化,创作路径里不存在“复制+粘贴”的捷径。动画?#29420;?#30495;实世界的“低?#20303;?#30011;风,恰恰让它能更自由地想象和呈?#24535;?#31070;的世界。1941年的《小?#19978;蟆分?#25152;以经典,不仅在于小象丹波的形象和故事本身,当年大胆的画师们借小象的想象,展开了一场充满迷幻感的视听实验,那是利用动画自身的属性?#36842;?#30340;“特权”。然而当《小?#19978;蟆?#38754;临真人化的转换,即便是蒂姆·伯顿这样的鬼才导演都力不从心。

迪士尼制作自家IP真人版,大多毁多于誉,《阿拉丁》是难得的例外。不按常理出牌的导演盖·里奇对《阿拉丁》做了啥?他一点不?#22330;?#33268;敬”的包袱,几乎是另起炉灶地用他擅长的手法拍了一部新片。动画经典真的不可超越么?未必,观众和行业都在期待新的打开方式,而非看真人/动物演员们演个不伦不类的课本剧——只是不知道?#32654;?#26412;圈新钱的迪士尼,有多少创作的胆气。

相关链接

它让迪士尼陷入“抄袭门”,不得不买断改编版权

《森林大帝》,日本漫画大师?#20247;?#27835;虫的代表作。漫画讲述在“黑色大?#20581;?#38750;洲,“森林之王”白狮潘?#28216;?#25937;出被人类抓走的妻子死在枪口下,不久后它的儿子小白狮?#30528;?#35806;生。被人类抚养长大的?#30528;?#32487;承?#30422;子?#21191;的性格,经历种种磨难之后回到故乡,成为森林大帝。漫画描绘了?#22797;?#29422;王的更替,展现自然界的奇观,以及人类与动物和自然之间的复杂关系。

在日本,狮子?#30528;?#26159;老少皆知的动漫形象,1965年,根据漫画原作改编的52集电视动画《森林大帝》是日本第一部彩色动画剧集,动画生动展现了非洲大陆瑰丽的风光,“对生命的崇敬与热爱”的主题使该剧成为动漫圈具有里程碑性质的作品。

《狮子王》的情节是对《森林大帝》的简化节选。《森林大帝》的故事无关动物族群内部的权力纷争,漫画开篇呈现的就是人类对自然的掠夺。?#30528;?#30340;?#30422;着?#21152;是森林生命的守护者,它无法拯救妻子于人类的铁笼,在滂沱大雨中死在偷猎者的枪下。?#30528;?#30340;?#30422;?#22312;海上生下?#30528;罰?#19981;久就在狂风暴雨中随船沉亡,孤零零的小狮子漂于海上,?#28504;?#19968;生。?#30528;?#30340;成长,也不是“从逃避自我到承担责任”这样的美式鸡汤,它在苦涩的挣扎求生中成为一个善良的抵抗者,反抗弱肉强食的达尔文规则。

《森林大帝》在?#20247;?#27835;虫的作?#20998;校?#21644;《铁臂阿童?#23613;貳豆忠?#40657;杰克》《小飞龙》《多罗罗》?#32469;?#21517;。?#20247;?#27835;虫在起步阶段借鉴了“古典?#32654;?#22366;”时期的电影?#24535;?#29305;色,丰富了动漫的表达手段和表现力。他以强悍、高产的创作能力,带动日本动漫的产业化发展并成为“国民文化”,被后辈尊为“漫画之神”。


版权声明:如涉及版权问题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。






上一篇 2019尚赫公益季?#23637;佟?#20294;践行社会责任会?#20013;?#19981;断
下一篇 青?#28023;?#30005;影博物馆里感受光影魅力
切尔西17号
金苹果时时彩注册 不朽的浪漫输了20万 群英会投注价格表 现金版两人斗地主 吉林快三稳赚技巧 二八杠生死门视频 好彩客手机版app 大富豪棋牌 168彩票合法吗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国彩骗局 足球即时比分 百万娱乐棋牌 欢乐生肖规则 7分前开的天津时时 pk10免费计划软件安卓